育儿焦虑,就是这么被带出来的

2021-10-11 17:05来源:家长会了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文 | 黛西

公众号 | 天赋一饼

1

前段时间,我前后收到两个留言,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一股焦味儿。

焦虑的焦。

一位读者说,闪卡记忆到底有没有用?以前觉得是骗人的,但亲眼看到朋友用闪卡让娃记住几百个汉字,感觉这事也不是那么不靠谱。 另一位读者说,不敢送娃去幼儿园,听说隔壁幼儿园有老师打孩子,就和他们的幼儿园隔一条街, 感觉这事离自己好近,担心会发生在自己娃身上。

这两个留言看似八杆子打不着,但其实背后的焦虑情绪,都是被一样东西带出来的—— 概率偏见。

啥是概率偏见?

举个贴近生活的例子, 你去问队友,你觉得你的开车技术怎么样呀?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以上了嘛?

他肯定会说,你问的这是什么话?我开车技术再怎么也不能低于平均水平吧?!

是的,统计表明,90%的人都这么说。

“平均水平”的意思是前50%,而90%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开车技术在平均水平之上,可能吗?

这个结果反映了人是“过度自信”的,同时可以引出一个行为经济学概念——心理概率。

明白人都看出来了,心理概率是不准的,可以说非常不准,和客观概率有相当大差别——这就是前面说的“概率偏见”。(你的金融博主又上线了)

2

育儿里的很多焦虑情绪,都来自“概率偏见”,认清了这点,不敢说就一定能做到“不焦虑”,起码可以让人更理解自己的焦虑从哪来。

关键问题是,人为什么总是产生“概率偏见”呢?

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位大神,著名心理学家、同时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人的才华真是涝的涝死)丹尼尔.卡尼曼。

卡尼曼把“概率偏见”归纳为三个原因。

一是代表性偏差。

“代表性偏差”说人话就是,看到事情成了几次,就天真地以为今后大概率还会成。

你刚入股市,满仓押了几只股都涨停了,于是信心爆棚,觉得自己是个投资天才,这就是代表性偏差。

炒股新手的成功是随机的,撞运气撞来的,但人们不愿意承认成功是随机的,而更愿意相信成功是具有“代表性”的,是可以复制的。

于是有了概率偏见。

育儿在很大程度上说,也是个挺随机的事,同一个方法,放在这个娃身上管用,放在另一个娃身上不管用,同一个方法用在同一个娃身上,今天好用,明天不好用。

不确定性,是育儿中最确定的事。

很多人用了一套方法觉得很成功,让孩子达到了自己的预期目标,于是决心把它当成一条通往“终极成功”的路来规划。

结果走到半道,发现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效果。

于是开始焦虑,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啊,是不是力度不够啊,是不是盯得不够紧啊,折腾自己,折腾孩子。

他们就从来不想,之前的“成功”会不会只是随机的,运气成分大于必然性?

你看到的是一套方法帮孩子达到了一个不错的成果,但你怎么知道孩子是不是原本有更大潜力达到更高的水平,你那套方法反而影响了人家的发挥呢?

二是易得性偏差。

易得性偏差说人话就是,以为我关注到的事,就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

很多人害怕坐飞机,因为每次有飞机失事,新闻热搜就滚动播放各种惨烈细节,飞机的残骸,烧焦的不明物体,黑匣子里最后的声音。。。

但是,从客观概率上看,飞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如果对比车祸发生的概率,飞机比汽车安全20倍以上。(我读过一本书里说,飞机失事的概率,比“人在家中坐,突发意外身亡”的概率还低)

可是貌似没人害怕坐汽车吧?

因为绝大多数的车祸你都没有看到,新闻里不会说,电视上也没有滚动播放搜救进展。

在非理性人眼里,眼不见=没发生,这就是易得性偏差。

前几天,我们搬砖群一个小伙伴说,带娃上早教班,发现其他同龄娃都能跳了,一屋子里就自己娃不会跳。

我印象里她心态挺好的,肯定也知道早跳跟晚跳都很正常,等孩子18岁了也根本没人会关心“这孩子多大会跳的啊”。

但是,当她亲眼看到一屋子会蹦会跳的娃,她就会不自觉地放大“会跳”的概率,觉得所有这个年龄的娃都应该会跳。(易得性偏差)

再对比自己不会跳的娃,焦虑的感觉就涌上来了。

三是锚定效应。

公号老姐妹应该很熟悉这个词了, 所谓“锚”,其实就是一个参照点。

星巴克40块的咖啡你觉得太贵了,但如果旁边放一瓶35块的矿泉水呢?

嗯,感觉这咖啡不贵。

星巴克里35块的矿泉水不是用来卖的,而是锚定你的,让你产生锚定效应的心理偏差,心甘情愿买高价咖啡。

有人把锚定效应诠释为“先入为主”,我觉得这个比方真是绝了-

锚定效应在育儿焦虑上体现为,一开始发生的事,或多数人做的事,就觉得这是应该的(所谓“锚”)。

比如看到一个人鸡娃,你可能觉得ta是不是有毛病啊,但看到周围所有人都在鸡娃,就觉得鸡娃才是正常的,不鸡娃才有毛病,于是义无反顾加入鸡娃大军,也不问下自己到底为什么鸡娃。

归根到底,焦虑是因为不思考。

3

回头看文章开头提到的两位读者的留言,焦虑都是源于代表性偏差和易得性偏差的综合效应。

如果你只是在网上看到个什么闪卡记忆,你可能不屑一顾,这啥玩意,侮辱我智商呢。

但是,当这件事真正进入了你的生活圈子,你亲眼看到朋友用了它,效果还不错,你就会倾向于相信这件事是“靠谱”的。

同理,一旦老师虐待孩子的恶性事件进入了你的关注视野,而且是家门口发生的事,你就会不自觉放大这件事落在自己头上的概率。

假设让你焦虑的事是A,你对这件事的态度(焦虑)是B,你希望的最终结果(消除焦虑)是C。

你想通过改变A而达到C,是很自讨苦吃的一条路。

看到别人用闪卡把孩子闪成神童了(A),你感到焦虑(B),于是四处求证这个事的有效性并试图效仿(C),这只会让你会陷入一轮又一轮的焦虑。

你没法避免A,但又想达到C,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改变B。

怎么才能改变B?

对照上面的代表性偏差、易得性偏差、锚定效应,你就会发现,很多焦虑的根源是被“概率偏见”绑架了理智。

你没法改变一件事,但你可以通过回归理智,改变对这件事的态度。

本文来自公众号「天赋一饼」,作者黛西,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