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0-5惨案后,主席道歉!球员最高仅拿300万,如今灭日本取3连胜

2021-10-11 07:49来源:网易体育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017年底,当时拥有西班牙洛尔卡俱乐部的徐根宝收到了一封公函。

这封公函来自于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作为西乙A俱乐部,洛尔卡可以参与到沙特阿拉伯足协与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的合作当中:只要引进一名沙特球员,无需支付薪资,俱乐部就可以获得一笔来自沙特足协的“广告费”,沙特国家电视台还会购买西乙A联赛的电视转播权,俱乐部在这一进项的收入自然也会大幅增加。

当时的徐根宝已经有意转让俱乐部,所以并没有参与到这次合作活动当中,但是包括比利亚雷亚尔、希洪竞技、巴列卡诺、巴拉多利德在内的多家西班牙职业俱乐部,都在冬窗租借了沙特球员。

一则则官宣加盟,让沙特足协的领导们笑逐颜开。

其实,沙特足协的目的非常明确。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沙特国脚们在半年内实力得到大幅提升,从而在即将到来的俄罗斯世界杯上,帮助国家队打出超出预期的成绩。

毕竟,这是沙特国家队自2006年以来,第一次参加世界杯。

最终的结果,只能说是喜忧参半。

在那半个赛季里,沙特国脚们几乎没得到正式出场机会,毕竟合作协议里并没有,也不可能明确规定他们的出场时间。

世界杯揭幕战0-5被东道主横扫,逼得体育权力总机构主席图尔其-阿尔谢赫出面道歉;最后一场小组赛2-1绝杀埃及,则帮他们获得了自1994以来的第一场世界杯正赛胜利。

以此为契机,沙特足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改革。

1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揭幕战,除了场下的比赛,场边的普京也成为了亮点。

当俄罗斯收获进球之后,坐在包厢里的因凡蒂诺和普京先后摊手,然而随着比分差距越拉越大,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也没有了强颜欢笑的力气。

然而对于沙特足球来说,能回到世界杯舞台就已经是不小的进步了。

作为西亚足球的传统劲旅,沙特的足球历史其实相当厚重。由于足球运动在国内十分受欢迎,所以他们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打出了成绩。六次进入亚洲杯决赛,三次捧起冠军,并且从1994年开始,连续参加了四届世界杯正赛。

不过,光辉的历史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落下帷幕时,戛然而止。

2009年的十强赛,沙特0-0战平朝鲜,让后者品尝了冲出亚洲的滋味。

2011年亚洲杯,沙特小组赛未能出线,这一成绩极大地震动了沙特国内的足球界,毕竟在四年前,他们还曾是亚军得主。

于是,在前皇马二队教练洛佩斯-卡罗的主持之下,沙特开始了自己的“沙特2022计划”,颁布了设立青少年联赛、建设青训学院、加强教练员培训、统一青训理念等多项措施,但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让沙特联赛的俱乐部们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青训层面,而不是在转会市场上买买买。

由于石油资源极为丰富,不少西亚国家普遍都有着类似的思维: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然而,足球恰恰不是一个光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俱乐部战绩不佳,可以通过引进球星来解决;国家队战绩不佳,钱的力量就会变得微乎其微。

从这个角度来说,洛佩斯-卡罗的确是抓住了沙特足球发展退步的本质,但他却抓不住自己的工作。

2014年底,沙特足协以洛佩斯-卡罗在此前的海湾杯上带队成绩不佳,解雇了西班牙人。

临阵换帅的沙特自然没有吃到好果子,一胜两负的他们再次在小组赛阶段折戟沉沙。

卡罗走了,以他为代表的西班牙元素也被清洗,但卡罗建议打造的青训体系,在沙特国内得以保留。

2016年亚青赛,在这一体系下培养出来的沙特国青一路闯进决赛,最终在点球大战惜败日本队;2018年亚青赛,沙特国青再进决赛,这次他们面对韩国队没有成为背景板,2-1的成绩让他们成为了亚洲冠军。

相较于这些成绩,能够稳定地参加世青赛,对沙特的年轻球员显然是更大的好处。

2

俄罗斯世界杯结束之后,时任国家队教练皮济得以留任。

然而在半年之后的亚洲杯上,沙特在1/8决赛0-1不敌日本队,只要小组出线就能进入决赛的纪录,就此告终。

赛后发布会上,主动宣布离任的皮济留下了自己真挚的看法:“所有人都知道,日本队里有很多旅欧球员,他们通过留洋而获得成长,并反馈到国家队层面,从而提高了日本队的水平。”

“沙特球员也应该走出舒适区,将目光投向全世界。”

成绩不佳,沙特足协自然是要出手的,但在更换教练的同时,他们显然也在惨淡的世界杯成绩上,吸取了更深刻的教训。

2018年7月,为了响应体育权力总机构主席图尔其-阿尔谢赫,在世界杯后的道歉声明中那句“现在的沙特球员没有一个人值得拿100万沙特里亚尔(折合人民币约176万元)”,沙特足协正式颁布限薪令。

最高档的薪资,每月不超过15万里亚尔,每家俱乐部只有6个名额;次一档,每月不超过10万里亚尔,每家俱乐部只有10个名额,最低档,每月不超过7.5里亚尔。

这使得沙特国脚的顶薪从超过1000万里亚尔的水平直接暴跌至180万里亚尔(折合人民币317万元),而且更为夸张的是,沙特足协要求俱乐部和球员的原合同全部作废,违约金由足协支付,从新赛季开始就执行新合同。

限薪令颁布之后,球员自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沙特足球界却一片叫好声。

接受媒体采访时,沙特足协副主席加拉布便再清晰不过地表示:“我们必须要树立一个新观念,就是如果想要挣大钱,没问题,去国外踢球、挣钱。沙特足球需要发展,俄罗斯世界杯上,沙特队的表现严重影响到了我们国家的形象。当然了,球队的表现也有所进步,也战胜了埃及队,但这还远远不够。”

挽回国家形象的重任,不仅交到了未来的国家队手中,王储本-萨勒曼也亲历亲为。

过去几年,意大利超级杯和西班牙超级杯也在各方的推动下,先后在沙特举行。

就连女足联赛,也得到了官方的允许和鼓励。

12强赛战胜阿曼之后,沙特足协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本国足球的中长期战略规划,他们的目标是在2034年,排名国际足联前20,成为世界足坛的一支劲旅、一个足球强国。

3

在鼓励沙特球员旅欧的采访中,沙特足协副主席加拉布特意点了两个名字:

法赫德-穆瓦拉德和萨勒姆-达瓦萨里。

在与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的合作中,他俩也是为数不多的在西甲联赛得到了出场机会的球员,而在这次十二强赛中,他俩也是沙特阵中的关键球员,尤其是达瓦萨里,他被沙特媒体誉为“沙特内马尔”,只不过他已经30岁了。

对阵越南的第一轮比赛里,他俩分别奉献了这样的表现:

不过,论及逆转越南的第一功臣,还得是老将萨尔曼-法拉吉。

作为沙特队的现任队长,32岁的法拉吉并没有参与到沙特足协与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的合作中,所以他的职业生涯始终在利雅得新月度过。

十多年以来,他帮助利雅得新月拿下了大大小小15座冠军奖杯,尤其是在2019赛季夺得亚冠冠军,可以说是他职业生涯最为巅峰的时刻。

而在国家队,就没有了这般的荣誉。

从2013年就开始入选的法拉吉,在早期甚至都很少有数据进账。

2018年之前,他在国家队的进球数都寥寥无几,但自从法国主帅勒纳尔入主球队之后,法拉吉终于找到了自己在国家队的伯乐。

在勒纳尔的战术体系中,法拉吉位居前腰,但活动范围非常自由,无论在中路、边路,对手都能持续感受到他的存在感。

首战越南,面对身材矮小的越南球员,法拉吉充分发挥了自己身高腿长的体格优势,而且即便在脚下,他的速率也不逊色于越南球员:

次战阿曼,随着对抗烈度和比赛强度提高之后,法拉吉的表现有所下滑,但即便如此,战胜阿曼的进球依然来自于法拉吉在边路的策动:

之前的四十强赛阶段,法拉吉打进五球,是队内仅次于达瓦萨里的第二得分手。

要知道在他的进球中,没有一粒来自点球,而且还是在后场时不时就会出现纰漏的情况下。

对阵越南和阿曼,这两支明显实力弱于沙特的球队,依然能够找到沙特在防守中的问题:

边路,是沙特的软肋,这也是国足的机会。

“沙特在欧洲踢球的国脚不及日韩,他们现在的思路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来欧洲学习提高,沙特足协完全是举国体制在运作这件事。”

2017年底,洛尔卡俱乐部副总王彬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俱乐部并不打算引进沙特球员的计划,但他也在采访中提出了一个问题:

“想象这样的画面,由国内俱乐部出资支持三名中国当打之年的优秀球员到洛尔卡踢球,再由国内媒体购买西乙A电视转播,实现俱乐部和国家利益的双赢,这对于中国足球是不是意义深远?”

然而美好的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2018年夏天,洛尔卡俱乐部放弃了参加2018-19赛季西乙B的参赛资格。

那时,国内的金元足球还在经历最后的疯狂,年轻球员在优渥的条件下,依然缺乏留洋的动力,只有武磊背负着“全村的希望”,独自上路。

主场1-0赢下日本后,沙特在12强赛已经取得3连胜,前景光明。

国足最近1次同沙特交手,还是2015年的澳大利亚亚洲杯,那场小组赛,于海打进幸运任意球,王大雷神勇扑点,国足最终1-0赢了。

不知道这次,李铁能不能把打越南的“运气”带到沙特呢?

作者:写球的牧子

(责任编辑:刘頔_NS4812)

分享到: